韓國駐華大使權寧世 新京報記者 韓萌 攝6月28日,中國北京,韓國總統樸槿惠訪華期間參加活動。2月25日,韓國首都首爾,樸槿惠宣誓就任總統。
  2013年2月25日,樸槿惠正式宣誓就任韓國總統。她是韓國曆史上首位女總統。此外,她還是韓國曆史上首位第二代總統(其父樸正熙曾擔任韓國總統)。
  今年6月4日,新任韓國駐中國大使權寧世飛抵北京,正式履職。韓國媒體報道說,權寧世曾在第18屆韓國總統選舉中擔任新國家黨中央選舉對策委員會綜合狀況室室長一職,為“親樸槿惠派”人士。當月下旬,樸槿惠以總統身份首次訪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樸槿惠會談時,稱其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近日,韓國駐華大使權寧世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暢談中韓關係,回憶同樸槿惠一起競選的往事,點評樸槿惠成為韓國首位女總統的重要原因。
  “說過的話,她會兌現”
  新京報:大使先生和樸槿惠總統共事多年。在你看來,她有什麼獨特之處,使其能夠當選總統?
  權寧世:樸槿惠擔任大國家黨(韓國執政黨“新國家黨”的前身)代表的時期,當時大國家黨還是在野黨。大國家黨曾陷入困境,然而樸槿惠發揮自身傑出才能,帶領大國家黨走出困境。這種領導力可能是她當選總統的最重要原因。
  而且,樸槿惠有一種為公職奉獻的精神。她非常講究原則和重視誠信。就算遵守原則會令其受到損失,她仍會恪守原則。這也是她能夠成為總統的原因之一。
  新京報:樸槿惠女士非常講究原則。這句話,具體如何理解?
  權寧世:只要是樸槿惠本人說過的話,她都會去兌現。
  新京報:韓國有了首位女總統。不過,韓國在傳統上是一個父權主義的國家。韓國的男女性社會分工,近年來有變化嗎?
  權寧世:我大學時,讀的是法律專業,那是在30多年前。那時,整個法律系180個人左右,只有1名女性,從比率上來看,不到1%。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在法學院中,女性所占的比率已多達三成到四成。傳統意義上而言,在法律界工作的女性並不多。現在連這個領域都有明顯變化,可以說,在其他領域,女性參加工作的比率會更高。
  新京報:據韓國媒體報道,你在樸槿惠女士競選總統期間,擔任中央選舉委員會綜合狀況室室長,為樸槿惠總統贏得大選立下功勞。這個部門主要負責什麼工作?你當時是如何開展工作的?
  權寧世:其實,我不能算有什麼大功勞。許多人將自己小小的力量匯聚到一起,才做成了這件事。在大選期間,輿論的潮流隨時會變化。中央選舉委員會綜合狀況室的主要工作就是掌握這些輿論動向,瞭解可以影響輿論變化的因素,隨後做出相應對策和決定,接著下達到各個部門,鼓勵他們落實和執行。
  新京報:你們會和媒體或民調機構頻繁接觸嗎?
  權寧世:我們會見各種各樣的人。
  新京報:中央選舉委員會綜合狀況室有多少位工作人員?
  權寧世:大概有三四十個人?
  新京報:工作人員掌握情況後,通過你彙報給當時還是候選人的樸槿惠女士嗎?
  權寧世:是這樣的。
  新京報:你會跟隨樸槿惠一起去各地助選嗎?
  權寧世:我沒有。陪同她一起的有另外一個團隊,我主要是在首爾的辦公室工作。
  “為讓樸槿惠成為成功總統,繼續工作”
  新京報:你是如何加入樸槿惠競選團隊的?
  權寧世:選舉開始之前,樸槿惠已是我們黨派內的總負責人。我作為黨內的總幹事,一起工作。
  新京報:競選時,大家都很辛苦。當時作為候選人的樸槿惠,會請大家吃飯,犒勞大家嗎?
  權寧世:在競選過程中,我們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去多見每一個有投票權的人,也就是每一位公民。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內部人員在一起聚餐的機會幾乎沒有。如果樸槿惠當時提出為了鼓勵和犒勞我們去吃飯,我肯定會建議她說,不用了,讓她留出更多的時間去多見一位有投票權的公民。
  新京報:樸槿惠競選時,你和她有著怎樣的接觸?有何印象深刻的事?
  權寧世:在競選期間,我們接觸的方式主要是開會。如果開會比較麻煩的話,我們還會通過電話溝通。我在樸槿惠還是總統候選人之前,就與她共事多年,也見過很多次。不能說在競選期間一瞬間的印象如何,我只能說我長期以來,都感受到了我之前提到的、她能夠成為總統的特質和要素。
  新京報:我採訪過奧巴馬競選團隊的內部人士,他說在投票日的前幾天,忙碌和緊張令他難以入睡。樸槿惠競選時,大家是否也是如此緊張?
  權寧世:像一個學生即將面臨考試那樣,即便準備得再充分,也會緊張。
  新京報:得悉樸槿惠勝選之後,大家是如何慶祝的?
  權寧世:我們都全心全意為她感到高興,對她表示祝賀,祝願她在今後5年能夠成為一個成功的總統。我們內部的人當時聊到,並不是她當選了總統,我們的工作就此結束。為了讓她成為一個成功的總統,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更多。
  新京報:我以前聽過一些韓國朋友跟我講,年紀大一點的韓國人比較喜歡樸槿惠總統,很多年輕人支持(總統候選人)文在寅。你曾擔任中央選舉委員會綜合狀況室室長,競選期間,是否針對這一問題,提過一些建議?
  權寧世:樸槿惠所在的政黨屬於保守派政黨,文在寅屬於比較進步派的政黨。中年以上的人會更支持保守派政黨,很多年輕一些的人支持進步派政黨。不僅在韓國,全世界都存在這種現象。但是,在競選過程中,我們的黨派也提出了許多具有前瞻性的、可以說比較進步的一些政策,而且人們都有這樣一種印象,只要是樸槿惠這名候選人說出來的政策,一定會兌現落實。我們有這樣的信任基礎。因此,樸槿惠當時在年輕人中的支持率,並不落後於文在寅。
  “韓中之間對話和溝通非常順暢”
  新京報:你曾說過,自己並非職業外交官,而是政治家。當你得知被委任為韓國駐華大使時,你有著怎樣的感受?為何樸槿惠總統會安排你出任駐華大使?
  權寧世:在從政過程中,我從事過有關外交的事,但是以外交官的身份開展工作,我確實沒有這樣的經驗。一開始聽說要我去擔任駐華大使,我確實有些驚訝。不過我想,這是因為樸槿惠總統個人非常喜歡中國,而且對於韓國來說,中國是很重要的一個國家。
  一名職業的資深外交官,外交知識肯定比我多一些,但是我長期從政的過程中,一直與樸槿惠保持溝通,可能她覺得我更適合擔任駐華大使。
  新京報:樸槿惠擔任總統之後,很快訪華。作為駐華大使,在推動樸槿惠訪華方面發揮了哪些作用?
  權寧世:樸槿惠總統訪華的策划過程,我並未參與。我當時來華擔任駐華大使,剛剛上任不到一個月,就接到了籌備總統國事訪問的重要任務。讓我非常慶幸又感到自豪的是,這次的訪問非常成功。
  新京報:剛剛上任,就接到這麼重的任務,你有沒有感到很大壓力?
  權寧世:壓力總是會有的。但是我們駐華使館的許多外交官,包括我們的新聞官在內,都是非常優秀的人才。在他們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下,樸槿惠總統圓滿地結束訪華。
  新京報:你如何親自推動中韓友好關係的發展?
  權寧世:我經常說我是一位非常幸運的大使。我上任之後不久,兩國首腦進行了會談。在共同發表的聲明中,非常具體地指出了今後該在哪些地方進行合作和交流。對於我來說,相當一大部分我要做的事情,已經確定下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幸運的大使,工作起來比較輕鬆。
  當然,我並不是非常死板地執行和落實這些工作,我也會經常去思考,為了更進一步推動兩國關係的發展,我還能再多做些什麼。針對兩國產生的新問題,我應該如何應對和處理,使其不是帶來消極的影響,而是更積極的影響。
  新京報:好朋友之間也會有分歧。在你看來,中韓之間如何更有效地溝通,去化解一些分歧?
  權寧世:東北亞地區是全世界“最活躍”的地區。韓中兩國關係雖然很良好,但是身處這一地區,兩國出現一些相互感覺不方便的事,也是必然的。這些問題難以事先進行防範,更重要的是如何去處理。目前韓中兩國的關係,可以說不管是再困難的難題,都可以解決好,因為我們之間的對話和溝通非常暢通,雙方是基於信任對方的基礎進行溝通。
  新京報:你計劃如何在2014年繼續推動中韓關係向前發展?
  權寧世:我想2014年韓中兩國的關係,會以2013年為基礎,獲得更進一步的發展。
  我預期2014年在各種領域上,韓中兩國高層會進行頻繁的交往。在經濟領域,相信韓中兩國的貿易額會持續攀升,兩國之間的自貿協定(FTA)談判也會取得進展。我個人非常期待韓中FTA能夠在明年開花結果。
  在人文交流方面,在《韓中兩國面向未來聯合聲明》中,寫明瞭將設立兩國人文交流共同委員會。我相信這也將得以落實。圍繞這一共同委員會,韓中兩國將有更加具體的人文交流。
  女漢子們
  各領風騷
  這一年,樸槿惠和默克爾占據了很多頭條位置。前者是韓國首位女總統,後者是三次坐上德國總理職位的女士。她們在政壇上的一舉一動吸引著媒體和大眾的視線。她們有著性格上的相似之處,就是堅持原則,不輕易妥協。她們之所以身處高位,都有著在政壇長期積累的背景。
  比起前述兩位,智利女總統巴切萊特在中國的知名度要弱一點。這是她第二次當選智利總統。此次大選,有一個“亮點”被媒體捕捉到了。巴切萊特的對手、執政黨“爭取變革聯盟”總統候選人馬泰童年時與其曾是鄰居,上過同一所小學。兩人的父親是好朋友,都曾在空軍服役。
  肯尼迪之女出任美國駐日大使,更像是父輩榮耀的延續。在命運多舛的肯尼迪家族,卡羅琳·肯尼迪“活著”。奧巴馬與其私交甚篤,而肯尼迪家族在日本擁有一批“粉絲”,於是並無外交經驗的肯尼迪之女出任駐日大使,一時成為“頭條人物”。
  在一批“女漢子”中,鄧文迪是個“另類”。媒體對其“上位”的歷史念叨不停,牽扯著太多的道德判斷。鄧文迪的身上聚焦了外界“羡慕嫉妒恨”交織的情緒。不管外界怎麼看,鄧文迪的身份無法抹去:默多克前妻。
  B08-B09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儲信艷  (原標題:“助樸槿惠競選準備充分也緊張”)
創作者介紹

台中好吃餐廳

hf21hfwe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