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網訊(通訊員牛永成攝影報道)“現在共產黨的幹部太好了,這麼遠騎著馬為我服務,我太高興了”這是新疆博湖縣烏蘭再格森鄉六組農民鞏某發自內心的話。博湖縣烏蘭再格森鄉“馬背調解小分隊”首次執行維穩調解任務就得到了群眾的好評。
  博湖縣烏蘭再格森鄉烏圖阿熱勒村草場面積遼闊,河流縱橫,山高地遠,地理位置複雜多樣,牧民之間以及牧民與其它民族之間因土地、草場引起的糾紛時有發生。在烏蘭再格森司法所的建議組織下,2014年6月4日成立了烏蘭鄉“馬背調解小分隊”。該隊由烏蘭再格森鄉武裝部幹部、駐烏圖阿熱勒村工作組幹部、烏圖阿熱勒村幹部漢、維、蒙3個民族組成。“馬背調解小分隊”的主要任務是普法宣傳、人民調解、社區矯正、安置幫教、矛盾糾紛排查等。
  6月10日,烏圖阿熱勒村牧民喬龍巴圖來到司法所,說自己的5匹馬因將一位漢族農民種植的嚮日葵踩踏了,馬被留置,漢族農民索要2萬元賠償金,否則,不返還馬匹。司法所幹警意識到該糾紛不僅是簡單的民事損害賠償,而且還影響到民族團結問題,必須妥善解決。
  由於受害者鞏某的嚮日葵地距離鄉政府15公里,中間隔著開都河一道河、二道河,還有近5公里戈壁地,車輛根本無法到達。給鄉黨委政府彙報後,司法所幹警立即找到“馬背調解小分隊”成員庫爾班、才加甫、道不頓、艾仁加拉以及牧民道不東,騎馬蹚水過河,現場勘察調解。
  “水深危險,大家小心點!”烏圖阿熱勒村黨支部書記艾仁加拉提醒大家小心過河,第一道河河面寬200米,水流湍急,它是開都河的分支,俗稱大河口,是註入博斯騰湖的尾閭。“小分隊”騎的白馬首先試圖過河,但走了幾步隨著白馬的一聲嘶鳴,又從水中倒退出來。原來此處水位深,而且淤泥多,馬走了幾步就無法前行。沒有辦法,牧民嚮導只好選擇了另一水位。這次可以,淤泥少,但才走了十幾米,水位已經到了馬屁股。司法所幹警與其他幾位同志的褲子、鞋全濕透了。好不容易過了一道河,沒有走多遠,二道河又呈現在“馬背調解小分隊”成員的面前,但二道河就容易多了,河面較窄,水流不急。過了二道河後,眼前是紅柳遍地、崎嶇難行的茫茫戈壁,“小分隊”分成兩組,一組騎馬先頭到達嚮日葵地,一組步行。經過一小時的步行,“小分隊”終於到達了鞏某承包的嚮日葵地。通過瞭解,鞏某2009年承包了烏圖阿熱勒村的100土地。莊稼長勢不錯,但經常有牧民的馬匹“騷擾”和“光顧”這塊地,他不得不“長途跋涉”天天看管,有時中午飯都吃不上。個別牧民說了多次不聽,仍然放縱馬匹毀壞莊稼。最近他發現有9匹馬在自己地里踩踏。他花1000元雇人將9匹馬抓住,非要討個說法。其中3匹馬的主人已經賠付,但喬龍巴圖不認賬,甚至否認是自己的馬,直到他將馬匹關起來,才著急了,前來索要馬匹。鞏某情緒非常激動,很生氣。
  調解員通過實地勘察,發現確實地里有不少馬蹄印,有些嚮日葵苗已經成片踩踏。司法所幹警以及工作組的同志們給雙方做工作,講民族團結一家親的好處。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經過近2個小時的說服教育工作,鞏某終於做出讓步,答應賠償1萬元即可。但馬匹中有烏圖阿熱勒村牧民喬龍巴圖3匹,才仁3匹,由於才仁沒有到達現場,才仁同意調解方案後,該糾紛將順利調解成功。  (原標題:新疆博湖縣“馬背調解小分隊”調解記實)
創作者介紹

台中好吃餐廳

hf21hfwe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